Zanghai636 发表于 2021-9-20 08:18:24

古城

古城
从江水过去往北是黑省的地界,顺着公路向西有一片杨树繁茂的地方。杨树簌簌的敲击着晚春悠悠的浮华,金霏读书阁,春风缠着辞却矮芽的旧芳,爱看读书阁,飞卷起漫天的焰火,拂着碧空亦舔舐着春光未央,树海读书阁。从杨林穿过去,便是古阿城残存的城圮与满是野芳的地基。我望着今朝的露水凝凝的聚满日光映在古城垒上,莹莹的又撒满远方几个旧时堆子的幽痕。那一片,树海读书阁,那般迷幻,茫茫的使古城与春华连成一方,树海读书阁。忽的,孔子读书阁,一只海东青鹞叫着从碧空飞却,华闻读书阁。那般刺耳……
好久年前了,或许也是同一只海东青以他独特的雪羽映着那一段旧事。早年,一个碧空如洗的日子,天池的水那般清的浮现着海东青矫健的姿态。倏得天边浮过三朵彩云,金霏读书阁,翩然落在布尔瑚里湖畔。云朵中飘下三位天女,她们是那般娇羞,却又那般美,若秋水洗涤的精灵,精彩读书阁。这是三个姐妹,大姐叫恩固伦,二姐叫正固伦,树海读书阁,三妹叫佛库伦。清波粼粼的池水映着婵娟,微风琳琳的浮华抚着姑娘们的面容叫三位姑娘心醉。这里没有一丝人迹,她们便脱去衣服,孔子读书阁,下池痛痛快快地嬉戏、沐浴……在湖水中亲抚着这片瑞雪眷顾的大地。忽得,一只神鹊飞来,口中衔着一枚朱果,铭华读书阁。它把朱果吐在池岸三妹佛库伦的衣裙上,然后便飞于远方。浴罢,姑娘们有些疲倦了,便上岸穿衣。恩固伦和正固伦飞却化做天边的彩云。佛库伦却在自己的衣服上看见一枚光润鲜嫩的朱果,那果实是那般碧透,鲜红若血,恰好佛库伦感到有些许饿意,便拿起来吃。不想刚刚触到唇边,那枚果就自己滚进了佛库伦的腹中了。这以后,三妹竟有孕了,满月后生下了一个男孩。这孩子生下来便会说话,生得体貌奇伟。佛库伦告诉儿子,他姓爱新觉罗,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叫布库里雍顺。她把儿子放在一条小船上,告诉布库里雍顺:“孩子,你是我吞朱果而生,你是天神的后代,奉天旨来到这人间。而你降世的目的是为了神鸟俯视的这片土地。”言罢便自己凌空飞去了。
布库里雍顺按着母亲临行时的指点,乘船顺松阿里乌拉而下,一直到三姓一带,登了岸。他折柳枝野蒿作房居住。这时在三姓地带鄂谟辉三个姓氏的部落为了争夺当酋长,正在相互仇杀。三姓中一人到江边汲水时,发现了布库里雍顺,见他相貌奇特,十分吃惊。急忙回去,对诸人说:“你们不要争斗了,现在来了一位非同寻常的人物,快随我去看看吧!”大家随这人来到江边,问布库里雍顺是从哪里来的。布库里雍顺对他们说:“我是天女所生、专来平定你们的战乱的,我的名字叫爱新觉罗·布库里雍顺。”众人听罢,都说“这是天生的圣人啊!”于是一起上前抬起他来,接回住处,让一位叫百里的姑娘和他结了婚,推举他当了三姓之主,称为贝勒。在布库里雍顺贝勒的带领下,众人砮石筑城,建立了鄂多里城,伟大的布库里雍顺跟随海东青的指向惠此国中,以爱新之耀眼灼耀白山之耸,黑水之滔滔。
当年也许就是海东青将朱果带给佛库伦,如今,在满目苍凉的古阿城基上,海东青仍久久的凝望。布库里雍顺早不再是被津津乐道的人物。古城上的海东青应仍在空中盘旋着,在寻着天池,在寻着悠悠的远方,可马却早不再嘶鸣。
相关的主题文章:


   你在我的心中发芽

   站在路口,有风吹过

   魅力

   星伤

   【渔歌子·五彩高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