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nghai636 发表于 2021-9-20 06:45:12

夜色无眠,浅写一场文字烟雨

夜色无眠,浅写一场文字烟雨
  初冬,天空是半透明的,树海读书阁,远看,山的轮廓若隐若现,像罩在一帘蝉翼薄纱下,虚实自生,树海读书阁,犹如立身于画家笔下的杳渺仙境。
  这个时节的阳光还算明艳,却挡不住空气中慢慢聚拢的萧凉,半空飘浮的凉意弥漫开,仿佛到处都薄薄地被描上了一层烟灰色的格调,并有点与世隔离的味道。厚薄的孤冷,精彩读书阁,无语的寂寞,随即一点一点从眼前,从脚下延伸并向前铺展开,一直绵延到遥远的天边。
  昨天,天气晴好,华闻读书阁,虽然太阳的光影很薄,爱看读书阁,但瞬间曾有种春天回归的感觉。站在孤傲冷寂的寒风中,伸开双臂,面向阳光,顿时,一缕温暖从心底悠然升腾开来,漫至周身。
  而冬天似乎又总是吝啬阳光的慷慨,仅仅一夜之隔,今早,拉开窗幔,树海读书阁,但见一番“黄昏门外六飞花,困倚胡床醉不知”的奇异景观,金霏读书阁。
  此时,雪还在下,已经整整下了一天了。夜幕低垂中,孔子读书阁,月色深藏,清辉遁迹,推开窗户赏这幕下雪景,犹如移身于一个太虚仙尘,铭华读书阁,幻境迷离,冰晶如玉。
  雪,轻盈的雪,继续飞舞着,树海读书阁,旋转着,半掩羞颜,一路袅娜轻轻落到地面,金霏读书阁,像临凡的仙子,孔子读书阁,白衣袂袂,娉婷素洁。莹莹白雪携一地凌寒与暗香,在孤冷的夜色下精心雕琢出一个童话的王国,走走停停,柔婉的,又轻轻叩击着沉寂的窗榧。
  冬天真的来了!
  伸出手,掌心落下一片片娇柔的雪花,转瞬化作一滴滴水珠,氤氲开,又像研磨好的墨迹,为肃然无声的世界临摹出一幅幅素白美景。远处,一幕幽帘拉长了清浅广垠的夜色,拉远了心扉深处放不下的思绪。
  窗外,繁树已无花,眼波轻扫,枯枝败桠,一地孤凉,一袭落寞。
  “我爱你,从未爱过别人,永远不会,这是真的,罗伊,永远不会。”浅碎的记忆中忽然又浮现出《魂断蓝桥》里玛拉说过的这句话。
  安静地夜晚,零落的浮想如抽丝的茧,丝丝缕缕又缠绕起我的思绪,伸向久远的地方。当信守爱情的承诺最后只能生死相望时,当已是暮年的罗伊倚在滑铁卢大桥的栏杆上忆起已随风而逝的玛拉时,他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但自己的爱却永远为天国的玛拉而存在。
  荡气回肠的爱情几乎总是以镜花水月的凄美结局来滞止它最后的唯美,然后留给世人一声长长的叹息。
  爱情那么美,有时候,却经不住命运的捉弄。
  素来喜欢古典文学,时常将自己比拟成在文字里采风的典雅女子,或手握诗卷,清泪湿襟,徜徉在秋事紧,落花已成魂的忧伤中;或轻执纤毫,寄言风声,托锦书传情,共诉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沉湎的久了,越发沉溺于古诗词的缠绵凄切之美,就像走在宿命的轮回中,总是想起一些陈旧年代里深远的思念,美,却有蚀骨的痛。而在我来说,这种单恋情蛊的心结似乎更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诱惑。
  心思丰饶了,文字却总脱不开苍白的感觉,落笔时似有万种风情,沉吟中却不知笔落何处,以至于心扉昭然,却总也找不到皈依的方向,为此,倍感困扰。
  行走在诗路心语的红尘中,细数指尖流水的过往,自己就好像单行道上一个孤独的生命。一个人,一盏灯,习惯了寂寞,也习惯了光阴里那些斑驳零碎的回忆。
  雪,依然在下,慢慢变成文字里的童话。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一包香烟,二十个想你的理由

   从警岁月

   生命中有你

   瑶林仙境_1

   假如,我是你眼中的风景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夜色无眠,浅写一场文字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