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nghai636 发表于 2021-9-20 06:26:20

无题_138

无题
   无题
一天,
我打开电脑,树海读书阁,匆忙中
看到上面显着不可思议的讯息。
窥那讯息,
我屏住呼吸:
北京的城,
留于语善的人居住!
可是,华闻读书阁,善良的人们,
你们在哪里,孔子读书阁?
终于我发现,
发现不可思议的情景!
哦,井下那吃水处变成你们的
栖身之地。

前些年,树海读书阁,一天,
我依旧打开今天打开的电脑,金霏读书阁,
电脑中,爱看读书阁,我发现了令人惊恐的讯息。
信息中,我看见
农民自掘的地下室,
成为中国第一平民区。
我想啊!中原诺大,
竟没有我那苦难的同胞的份!
终于,我看见
媒体成了其热身的居住地。

现在,我关闭一如往前的电脑,树海读书阁。
电脑中,
依旧闪现出了一间屋的讯息:
那是什么,金霏读书阁?
哦,这是我所讲的
中国式贫民窟!
在这里,树海读书阁,
瓦房遍地,
人民安居!
可是,苦力的辛劳
让人民遍尝他乡的不易!
&nbsp,铭华读书阁;
有时候,
人们过的很知足,不是说
那人群的一切如常,精彩读书阁!只是,
他们想,
人生吧,孔子读书阁!知命就好!
不过,
前些天,我望见
贫民窟附近的山野小区。
在那里,
废旧的辞藻,变成人间的繁华地!
啊!我顿觉凉意。
难道政府可以恣意使用纳税人的钱,
却财不为民用!

我不明白,
我真的不明白!
是什么赋予了政府的权力,
让他们睁着眼睛说瞎话?
又是什么赋予了他们财势,
让他们坐享富贵把名扬?

现在,
我看见
政府的人,政府的人看不见我,
可是读着我的文字在发抖!
是什么在令神通广大的政府在震颤?
我不知道。
我说震颤的人还是有些救得,
如果那人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说,
新中国将国将不国!

有时候,我在问,
苏州的城真的很过时吗?
现在我说,不,
那里的人过的是真的幸福。
毕竟高楼大厦,
能彰显一个城市的繁华之处,
却不能代表市民的安居乐业。

不幸的是,
北京的繁华,
只属于某些人,
郑州的大楼剑刺天门,鳞次栉比,
却仅为中原的虚荣华贵。
我想什么时候,
天下的房子一般高,
天下的人一般齐,
那座城池,
没有高楼人也贵,
没有灯红酒亦绿。

可是啊!
听话的人儿在哪儿呢?
我无语。      
相关的主题文章:


   江夏潭鑫培古戏楼落成有感

   夜游轩辕湖

   山花子 . 倦眼十年盈客泪

   记忆的碎片(诗五首)

   午夜听曲: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无题_138